跑马成肯尼亚留学生生意 奖金花不完寄回去养家

2019-12-16 16:41:59 湖北论坛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跑马成肯尼亚留学生生意 奖金花不完寄回去养家

非洲选手经常包揽马拉松的领奖台。

导读:随着马拉松热持续升温,跑马也成为了有利可图的生意外国留学生、专业运动员、业余高手……纷纷加入到“淘金者”行列中。

11月21日,浙江诸暨。23岁的非洲小伙威利以1小时06分33秒冲过终点,他完成了又一个半程马拉松。

这不算一个理想的成绩,威利只获得男子第8名,拿到了2000元奖金。

这是威利今年跑的第6个马拉松。合肥、深圳、无锡马拉松,以及浙江的兰溪、宁波马拉松。这两年来,他总共跑了不下20个马拉松,最棒的成绩是深圳马拉松10公里组,他夺得冠军,奖金是1万元人民币。还有一次是泰山马拉松,也是冠军,也拿到了1万元人民币的奖金。

跑马成了肯尼亚留学生的生意

自给自足之余还有结余寄回去养家

威利是宁波大学的留学生,学的是机械制造专业。他来自肯尼亚,肯尼亚以盛产长跑高手著称,在威利的印象中,在他的家乡,无论乡村还是城市,人们在马路上练习跑步是一道司空见惯的风景。

不过,威利并不爱好长跑,直到三年前来到中国。“学习比较寂寞,所以试着用跑步来打发时间。”威利说。他每次都会跑一个多小时,15公里左右。

此后,威利被朋友介绍参加马拉松,他也开始“迷”上了马拉松,光是南京马拉松,他就先后参加过三次。

在威利看来,跑马拉松其实是一桩生意。他告诉记者,通过不断参加马拉松赛,他不但完全实现了自给自足(每年4000元的宿舍费、平时的生活费用),还能有结余寄回肯尼亚老家。威利的父亲是一个农民,母亲做点小买卖,他还有5个姊妹,家庭负担很重,他的接济是家庭最重要的收入来源。

来中国三年了,威利还没回国过,他正在积攒路费,准备明年回去一趟。

马拉松经纪团队竞争白热化

连县级马拉松都有人“抢生意”

威利并非一个人在战斗,他所在的北京“覃子昌团队”,是一家马拉松经纪公司,拥有三四十名专业跑手,大多数来自非洲,最多的是肯尼亚、埃塞俄比亚选手,也有菲律宾等亚洲国家的。

公司负责他们的住宿、餐饮,以及训练,除此之外,公司还要统筹安排选手们的报名、参赛。每次参加马拉松,都有领队负责吃、住、行以及翻译。

这次组团参加诸暨马拉松的领队叫尤丁,他三个月前加盟到这个团队。跑马选手的奖金如何分配?尤丁打起了太极,“我刚来,究竟怎么分配,真不太清楚。”

让“覃子昌团队”感到压力的是,随着马拉松运动在中国持续发酵、升温,经纪团队之间的竞争也日益白热化。即便像只有5000人规模、在县级市举行的诸暨马拉松,也已经“有人来抢生意了”——除覃子昌团队的8名外籍选手外,上海的一家马拉松经纪公司也派出强劲阵容,且包揽半马男子组前三名。冠军是35岁的马斯特,是来自非洲的选手。这家上海的经纪公司虽然起步晚,但来势汹汹,长三角地区是其抢占的重点市场。今年,上海、舟山马拉松的男女前八名中,这家公司的跑手占了半壁江山。

“这生意是越来越难做了。”尤丁一声叹息,俨然像个商人。

国内专业和业余好手都盯上马拉松

有人靠这个赚钱也有人倒贴路费

不光外籍选手“抢生意”,国内选手间的竞争同样激烈。

专业退役运动员率先从中嗅到了商机。来自鄂尔多斯的边岐,当过8年专业长跑运动员。退役两年来,跑马成了他的主业。10月份以来的短短一个多月内,边岐已经跑了6个马拉松。浙江是他的“主战场”,包括宁波、台州以及诸暨马拉松,此外他还两下深圳、西行成都。

不过此次诸暨马拉松,边岐的成绩不尽如意,未能跻身前八,奖金随之大为缩水,他显得特别沮丧。

相比边岐,来自北京的朱莹莹则显得更有底气。朱莹莹老家在辽宁,她曾进过北京田径队,现为北京师范大学学生。当运动员时,朱莹莹最辉煌的时候是在2009年 全运会 上,她摘得女子10000米的亚军,当年还夺得大连国际马拉松赛女子全马冠军,拿到2万美金。退役后,她开始了“一边读书、一边跑马”的生活,今年已参加10多场马拉松。浙江是朱莹莹的福地,她在文成、德清马拉松赛上双双摘得桂冠。

“中国人在女子马拉松中具有一定优势,竞争也远没有男子项目激烈。”朱莹莹说。她透露,光凭跑马,她每年保守可以拿到六七万奖金,“养活自己完全没有问题”。

除专业选手,业余高手也在努力开挖这座“金矿”,来自黑龙江的任思伍就是其中之一。21岁的他练长跑五年,是国家一级运动员。任思伍目前就读于吉林大学,今年先后跑了二十多场马拉松。

他最看好的马拉松“市场”还是浙江,“2015年浙江有七十来场马拉松赛,我很向往。”任思伍为此作了一项几乎堪称疯狂的决定——他准备从吉林大学退学,改为报考浙江大学。

冲过终点线,20岁的王涛额头上的汗渍已变成一片白白的盐花。得知排第19名、与奖金失之交臂,他显得特别难受。王涛是西北师范大学体育专业学生。这次,与另一位同学专程赶来参赛,光是交通费、食宿费就花了1000多元。

“我以为诸暨马拉松不太会有外籍选手参加,没想到也有这么多……”王涛说,他是奔着拿奖金来的,没想到还倒贴了路费。左乙拉西坦适合什么癫痫患者武汉治癫痫的医院是哪个老年癫痫病是怎么引起的呢癫痫病患者的预防有哪些常识